刑事知识

朱宝轩等人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赌博、容留卖淫案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时间:2019-07-19 07:12:27

会昌县人民法院审理会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朱宝轩、朱佐春、朱文坤、曾四招、麻海燕犯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赌博罪、容留卖淫罪一案,于2009年2月23日作出(2009)会刑初字第8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朱宝轩、朱文坤、曾四招、麻海燕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听取辩护人的意见,对上诉理由进行认真的评议,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一)故意伤害

2008年9月4日晚,被告人朱宝轩、朱佐春、朱文坤与朱春亮、朱秀福商议赶走在会昌县筠门岭镇长岭村野鸭塘赌博场卖烟的何大发,占领赌场的售烟市场。同时被告人朱宝轩安排被告人朱佐春、朱文坤与朱春亮、朱秀福为其看场维护秩序。9月5日上午被告人朱佐春、朱文坤与朱春亮、朱秀福在赌场看场时,发现被害人何大发在赌场兜售香烟,被告人朱佐春就叫何大发不要再到赌场卖烟了,双方因此产生争吵并欲武力解决。当天中午四人将情况告知了被告人朱宝轩。当得知要武力解决时,被告人朱宝轩说:“不要怕,打出了事我会处理,但为不影响赌场生意不要在赌博现场打架”。当晚被告人朱宝轩接到何大发要决斗的消息后打电话通知被告人朱佐春作好准备。9月6日上午,被告人朱佐春纠集一起看场的被告人朱文坤、朱秀福等人并叫被告人朱文坤准备工具,同时通知福建省武平县东留乡的谢云阳、“细三” (在逃)等人过帮忙。被告人朱文坤买到一捆(十把)锄头后与被告人朱佐春、朱秀福、谢云阳、“细三”等人在长岭公路进野鸭塘的路口等候。9时许,何大发、刘培金等人骑摩托车来到现场,被告人朱佐春见何大发持刀冲来便持一根锄头把冲向何大发,在斗殴中被告人朱佐春前胸部中刀后,谢云阳、“细三”等三个武平人也从车上拿出砍刀追砍何大发,被告人朱佐春与“细三”等人追上后用锄头把、砍刀围打何大发,将何大发右手手指砍断及全身多处打伤。经鉴定,何大发伤情为重伤乙级,被告人朱佐春伤情为轻微伤甲级。

原判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朱宝轩供述,2008年9月5日,何大发打电话说朱佐春叫他不要再到钓虾公赌博场卖烟且要和他打架,问其是否有关系,其实何大发并不知道是其叫朱佐春等四人去赌场看场做事的。接电话后,其打电话给朱文坤告知了此事,又打电话告诉朱佐春关于何大发因不要卖烟的事第二天要与他决战,其要朱佐春做好准备以免吃亏,并叫他不要在赌博现场打架。朱佐春自己罚过劳改,又与其一起打过架,以前他说武平有带刀的朋友,寻乌有带铳的朋友,朱佐春肯定知道叫到人来,加上其已安排朱佐春、朱文坤等一起看场,肯定会一起去的,这也是为了占领赌博的卖烟市场。9月4日吃饭时,朱文坤讲朱佐春等欲占领赌博场的卖烟市场并征求其意见,其明白肯定会动用武力,其当然希望朱佐春等人能占领,9月5日他们又跟其汇报了上午赶何大发的事,并说明了第二天决斗,其叫他们别在赌博现场打架。

2、被告人朱佐春供述,2008年9月4日,朱文坤、朱春亮、朱秀福等人说要其一起把何大发赶掉一起卖烟,后朱宝轩让其帮他看场不要卖烟。第二天,其见何大发在卖烟,其就对何说不要再在这里卖烟了,后两人吵了一架。中午,其向朱宝轩汇报赶何大发的事,朱宝轩则说知道了,并表扬说干得好,说朱春亮和朱文坤两个人很没用。后刘培金说何大发要打其,其听后就说打就打。其问朱宝轩的意思,朱宝轩说不要怕,到马路边上去打,出了事他会负责,受了伤他会出药费,朱文坤、朱秀福则说,不要怕他。朱宝轩说不要在赌场打,到进汉仙岩的水泥路口处去拦住他打。晚上何大发在电话里与其吵了一架,后其向朱宝轩作了汇报,朱宝轩说不要紧,不要怕他,要打就跟他打,出了事他会负责。第二天其与朱文坤、朱秀福商量后朱文坤到门岭圩买了一捆锄头把,三人就去了进风景区的路口,后谢运养、细三等四人开小车到了。何大发到达后停车朝其冲来,其随即操起锄头把在相距三、四米时何大发朝其胸部扔刀,打中左胸部,何大发去捡刀时其朝何的大腿使劲打了一棍,武平的几个朋友见其受伤也帮着打何大发,细三持刀砍何大发的头部时其阻止说不能这样打会出人命的,后他就将何大发的四个手指砍断了。谢云养、细三等武平人是其叫来的,在路口停下其就对他们说:“等一下我要跟一个人打架,你们帮忙看着点,关键时候要帮一下忙”。

3、被告人朱文坤供述,2008年9月4日朱宝轩说不要白埠人卖烟了,把他(何大发)赶掉。9月5日,朱佐春在赌场见何大发就叫他明天不要再卖烟了,何大发不理他,朱佐春说那明天试一下,当晚听朱贵峰说何大发说要动武力解决,后听见何大发与朱佐春在电话里吵架。9月6日朱佐春叫其去街上买木棍,其知道是准备打架用的就买了十根锄头把。之后朱秀福用摩托车带其到汉仙岩的路口,后福建武平的一辆车过来下来三四个男的。何大发停车后拿刀朝朱佐春冲过去,朱佐春也拿了一根锄头把朝何大发冲去,在二个人相距三、四米时何大发就将刀扔向朱佐春,扔到朱佐春胸部,朱佐春用锄头把朝何大发背上打了一棍,何大发就跑,在路边摔了一跤福建人拿刀冲过去了,朱佐春也朝何大发那里走。后看见何大发抓住自己的手站在路边。其送朱佐春去治伤,因为大家都是帮朱宝轩做事的,朱宝轩就叫朱春亮送了五百元药费。

4、被害人何大发陈述,2008年9月5日上午,其在长岭野鸭塘的赌博地卖香烟,朱佐春对其说明天开始不要卖了,他要卖。两人争吵中朱佐春说明天你就知道。晚上,其打电话给朱佐春问他什么意思时,两人约定要单挑。第二天上午,其照旧去长岭野鸭塘送烟时到门岭圩买了一把西瓜刀放在身上,在野鸭塘的弯路口其看到朱佐春有上十个人坐在邱春凤付食店门口,旁边放有钢管和锄头把等工具。朱佐春见到其就骂,其下车朝朱佐春走去,朱佐春即拿一根锄头把朝其走来,走到公路中间碰到一起,朱佐春即拿起手中木棍朝其打来,其用左手挡开并随即抽出西瓜刀向朱佐春的左肩砍去,砍中朱的左肩一刀,此时其见两个武平人从小车上一人拿一把大马刀向其走来,其中一个穿黑背心,一个穿白背必,其见状就跑,朱佐春即拿木棍与两武平人持刀紧追在后,此时其将手中的西瓜刀向朱佐春扔去,扔中了其胸部。朱佐春继续追来,在进汉仙岩的路口一个坑处,朱佐春用手中木棍猛击其腰部一棍,将其打倒在地,并上前抓住其右手置于地上,穿黑背心的武平人就上前用手中的大马刀朝其右手掌背部砍了三刀,右手肘部砍了一刀。后来武平人就逃走了。当时有朱佐春,朱文坤、朱秀福等人在场。朱宝轩不在现场,但这此都是朱宝轩一手策划好的。

5、朱秀福证言,2008年9月6日上午,其看见朱佐春持棍与何大发持刀在打架,朱佐春与何大发都受伤,何大发手指是另一个拿刀的人砍伤,那人砍人后上了辆黑色的小车往武平方向走了。

6、汪成斌证言,其见何大发持刀朝一个姓朱的人走去,姓朱的抡起锄头把就朝何大发打了过去。后见何大发被打倒在地,有一个人用刀朝何大发连砍几刀,把何大发的手指砍断了。

7、邱道发、邱良兵证言,其证实2008年9月6日何大发的四个手指被朱佐春叫来的福建人砍伤的事实。

8、朱炳春证言,证明朱佐春拿木棍与一姓何的拿刀及另一不认识的人在互相打,后听说朱佐春被砍了一刀,其见姓何的手上有许多血。

9、朱炎金证言,证明朱佐春被一个人用刀扔中后朱佐春用木棍打了那个人,这时路边车上下来一个人用刀砍扔刀的那个人将其手指砍得要脱掉了。

10、朱小倩证言,证明在其家店门口有人打架,其中一个人的手指被砍断了。其看见的工具有二把刀和一把锄头把。

11、戴礼山证言,证明2008年9月6日在去汉仙岩路口有人打架听说一人的手指被砍断了。

12、兰育华、李加添证言,证明其所有的闽F78097小车自2008年8月29日至9月7日被李加富用李家添的名字租用。

13、法医鉴定书,证明何大发损伤程度为重伤乙级,朱佐春损伤程度为轻微伤甲级。

14、现场勘验笔录及刑事摄影照片,证明现场概况及作案工具。

15、办案说明,证明案发后的接处警情况。

二、寻衅滋事

1、2005年10月的一天,被告人朱佐春以胡春全诬蔑其做贼为由,纠集朱炎金、朱忠胜、朱炳春对胡春全进行殴打,后胡春全买到烟酒肉等物至被告人朱佐春家办了一桌酒席,并在竹村三叉路口在被告人朱佐春面前跪着杀了一只鸡放了一挂鞭炮以示道歉才罢休。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①、朱佐春供述,其供述的事实与认定的事实相符。

②、朱如东证言,证明朱佐春知道胡春全怀疑是他偷了化肥后要胡春全道歉,否则要打他,后见朱佐春带二、三个男人对胡春全拳打脚踢把胡春全打倒在地,迫于朱佐春的威力,胡春全当面向朱佐春道歉并在朱佐春家办了一桌酒席、放了鞭炮以示道歉。

③、朱福初、朱福星、朱炳春证言,其证明了胡春全被朱佐春、朱炎金、朱炳春、朱忠胜殴打,后胡春全跪着向朱佐春道歉并杀了一只鸡放了一挂鞭炮、在朱佐春家摆了一桌酒席的事实。

④、朱春辉证言,其看见朱佐春、朱炳春、朱忠胜、朱炎金等人围殴胡春全。

⑤、朱玉汉证言,证明胡春全被朱佐春打后到朱佐春家道歉的事实。

⑥、胡春全陈述,2005年5月其化肥被盗后怀疑是朱佐春所为,朱佐春认为是冤枉了他,所以在2005年10月的一天与朱炎金、朱金圣、朱炳春一起对其殴打。其住院治疗出院后就去向朱佐春道歉,其跪在朱佐春面前杀了一只公鸡,并放了爆竹,还买了鱼肉等去朱佐春家办了一桌才平息下去。

2、2006年的一天上午,被告人朱宝轩伙同何康(在逃)等人将曾庆良拦在老门岭木桥桥头对其实施殴打,直至曾庆良向被告人朱宝轩跪地求饶才罢休。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①朱宝轩供述,2005年其姐在搞钓虾公赌博做庄时被曾庆良搅了。2006年其听说曾庆良到门岭钓虾公赌博,其与何康将曾庆良拦在老门岭的桥头,用拳打脚踢的方式对其殴打。

②曾庆良陈述,2006年其到门岭赌博时被朱宝轩与何康殴打,朱宝轩还让其跪在他面前认错并踢了其几脚,事后朱宝轩打电话说是打错了人。

③朱弼春证言,2006年的一天曾庆良被朱宝轩与何康殴打,在曾庆良跪地求饶时朱宝轩还踢了曾庆良几脚,之后朱宝轩才同意曾庆良离开。

④辩认笔录,曾庆良辩认出是朱宝轩对其实施殴打的。

3、2006年夏的一天,被告人朱宝轩路过在筠门岭圩老桥头处时,见刘石金因卖西瓜的事与朱师桂发生争吵,便上前殴打刘石金。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①朱宝轩供述,2006年夏季的一天,其是门岭圩老桥头处听朱师桂与刘石金吵口,刘石金说不怕姓朱的,其听后就过去打了刘石金几拳。

②刘荣圣证言,2006年5、6月刘石金因卖西瓜与一姓朱的人争执,朱宝轩听后就上前打了刘石金。

③王春秀证言,2006年5、6月因卖西瓜的事,朱师桂(西古里)与刘石金产生争吵和打架,朱宝轩见状就上前动手打刘石金。

④李成华、曹珍兰证言,2006年6月朱师桂就曹珍兰的西瓜缺的斤两,曹珍兰退了钱后将事情告知刘石金,刘石金骂了朱师桂一句被朱师桂听见了,朱师桂与其儿子就打刘石金,朱宝轩过来后也打刘石金还说姓刘的在门岭算什么。

4、2006年9月9日上午,被告人朱宝轩将摩托车停放在张文辉的店门口过道上挡住了张文辉进出店里的唯一出口,由此产生争吵,被告人朱宝轩遂动手殴打张文辉引起互殴。之后在公安民警对被告人朱宝轩口头传唤途中被告人朱宝轩电话纠集人员并拒绝接受询问。随后与纠集的被告人朱佐春、朱炎金等人再次来到张文辉店里,被告人朱宝轩在旁边的摊位上抽到钢管一根。被告人朱宝轩、朱佐春、朱炎金等人不顾公安民警在场劝诫将张文辉、汪庆有夫妇两人分别殴打致轻微伤甲级和乙级。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①朱宝轩供述,2006年9月9日,其在门岭农贸市场接人将车停在两个摊子之间的过道上,有个女的上来就骂,后其被一个男了打了,其报警后去派出所的路上,其打了电话给朱炎金叫他过来一起去找那家人打回他们一顿,朱炎金带了一个穿白T恤的男子一起来的,到那个人家派出所的人见状叫其冷静点,其上楼找时那女的也上楼,产生争吵朱炎金二人也上楼与那夫妻打起来了,

②朱佐春供述,2006年9月的一天,朱宝轩停摩托车挡掉了张文辉的店出口,张的老婆叫他推开点时产生争吵,朱宝轩说门岭圩是他的地盘,他想停什么地方就停什么地方,谁也管不了,后来双方打起来了。朱宝轩就打电话说与姓张的打架吃了亏,叫其马上赶过去打姓张的,后其与朱炎金、朱炳春一起去了,进门时朱宝轩在服装摊抽了一根钢管握在手里,在张文辉的二楼朱宝轩先动手打张文辉,其与其他三人也过去打张文辉。钢管开始由朱宝轩拿后给了朱炳春。

③张文辉、汪庆有陈述,2006年9月9日上午朱宝轩将摩托车停在张文辉家的过道入口处引起争吵及互殴,经人劝开朱宝轩带朱炎金等人来到张文辉家,朱宝轩在摊位上拿了一根钢管,朱宝轩等人不顾公安人员在场对张文辉及汪庆有实施殴打。

④法医学鉴定书,证明张文辉、汪庆有的伤情分别为轻微伤甲级和轻微伤乙级。

⑤办案说明,证明2006年9月9日公安人员在口头传唤朱宝轩途中接一通电话后拒绝到派出所接受询问,并不听劝诫,纠集朱炎金、朱佐春、朱炳春等人再次到张文辉店中,当着公安人员的面再次殴打张文辉。

⑥受理案件登记表,证明接处警情况。

5、2008年7月份,汪清仁、张良华多次在被告人曾四招、朱宝轩等人在筠门岭镇黄埔村黄土垇设庄“钓虾”的赌场收“保护费”,被告人朱宝轩要汪清仁退还被索要的“保护费”未果时纠集朱师章、朱文坤等人用木棍等殴打汪清仁,致汪清仁受伤而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①朱宝轩供述,2008年7月的一天。汪清仁(老蒋)到其赌博的地方收保护费,其合伙人给了保护费,其不同意便向汪清仁要钱,汪清仁不肯两人互推了一把后被劝开。后其叫到朱师章(老鼠)、朱富有、朱炳竹过来,四人一起找到汪清仁,其打了右肩胛骨一拳,汪清仁踢了其一脚,其捡到路边的杉树尾枝打了汪清仁的头一下。

②朱文坤供述,2008年汪清仁收了朱宝轩与曾四招赌场的保护费,朱宝轩要汪退回,汪不肯朱宝轩就和朱师章打汪清仁,当时朱宝轩用杉树尾枝打伤了汪清仁,汪清仁就逃走了,

③曾四招供述,汪清仁收赌场的保护费,朱宝轩要他退还收的他姐的钱,汪不肯就吵起来并打了架,打完后汪不来收保护费了。

④汪清仁陈述,其与张良华在曾四招、朱宝轩等人的赌场收保护费,有一次朱宝轩要把收的保护费抢回去,朱宝轩没抢到就纠集到了“长牯”(刘培金)等人,朱宝轩第一个动手打人,其他人也过来找其与张良华。

6、2008年8月29日上午,曹建发在被告人曾四招、朱宝轩等人设庄“钓虾”的长岭村野鸭塘赌场进行赌博时,因输光了身上带去的3700元而向庄家曾四招要200元做路费,被告人朱宝轩则拒绝曹建发的要求,两人发生争吵,被告人朱宝轩欲用木凳砸打曹建发未果遂纠集被告人朱文坤、刘培金等人追到曹建发家中对曹建发及其弟弟曹炳坤进行殴打,直至曹建发的父亲曹福生跪在地上求饶才罢休。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①朱宝轩供述,因在赌博处其与曹建发发生争吵,曹当时用棍想打其,虽没打到,但其很不服气,所以其叫朱文坤、刘培金等人去曹建发家准备打架。

②朱文坤供述,2008年8月的一天上午,朱宝轩打电话让其去长岭村野鸭塘赌场。其去后见朱宝轩与朱春亮(老鼠)、刘培金(壮估)及两个高个年青人在一起,其到后朱宝轩就说走,于是六个人骑车到曹建发家中,朱宝轩到曹建设发家门口处时还在柴堆里拿了一根长约一米的木棍,一进曹家,朱宝轩见到曹建设发就蹬他一脚,朱春亮、刘培金马上过去支曹建发拳打脚踢,打得曹建发的跪在朱宝轩面前求情并报了警大家才离开。

③曹建发陈述,2008年8月的一天上午,其带钱去曾四招、朱宝轩等人的赌场赌博,输了3700元,其向曾四招要回200元作路费,朱宝轩就不让给,两人争吵时其说不给就报警,朱宝轩一听拿凳子想砸过来其及时跑了,并在路边捡起一根木棍扔了过去。其回家四十分钟左右,朱宝轩带了10多个人拿刀棍来到家中,朱宝轩指挥说“前去烧掉他们”朱宝轩一伙对其殴打并在家中翻东西,其父亲就跪在地上求他们不要这样。朱宝轩让其对他道歉,其不肯朱宝轩又踢了其两脚就离开了。

④欧慧兰、曹炳坤证言,证明2008年8月30日上午曹建发赌博输了钱想向庄家要路费朱宝轩不同意还要打曹建发,后朱宝轩带了十多个人到家中打了曹建发及曹炳坤。

⑤谢才娇证言,其听见家中有打架声,后有人到其房间将其枕头下的钱拿走了。

⑥曹生福证言,2008年8月30日午曹建发赌博输了钱想向庄家要路费朱宝轩不同意还要打曹建发,之后朱宝轩带了十来个人到其家中,朱宝轩等人打了曹建发,其跪在地上求他们别打了,曹炳坤也被人打了。有人入室内翻了东西把钱拿走了。

三、赌博

自2008年春节后,被告人朱宝轩伙同汪庆香、汪庆兰、饶运秀、朱建玉、饶小玉等八人,被告人曾四招伙同钟铭、钟永娇、文小玲、王建凤等六人,先后在筠门岭镇水东坑、老门岭、芙蓉寨、黄土坳、野鸭塘、石久上车等地,每人每天出资壹仟元作赌资,以设庄“钓虾”方式进行聚众赌博。期间每位参赌人员每次下注五元至五佰元不等,经常赌场内参赌人员多达上百人,少则二、三十人。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①朱宝轩供述,其与汪庆香、汪庆兰、饶运秀、饶小玉、朱清华、朱检玉、李凤秀自今年以来在会昌县筠门岭镇水东坑、黄土凹、野鸭塘,坐庄钓虾公赌博,每天每个人凑1000元本钱。由汪庆香摇骰子,其与汪庆兰收和付钱,饶运秀、饶小玉、李凤秀三家在虾公摊周围看住押脚压的钱,其姐朱检玉的事也由其替,朱清华就是给那些押脚发烟等。每天下午押脚走了后,其与汪庆兰就把钱拿给饶运秀、饶小玉、李凤秀三家,在汪庆秀家里分,如果赚了的话就除于8每人得一份,如果输了就平均每人出一份。赌博下注最低5元,最多500元。

②朱文坤供述,火树窝是其家的地方,其提供了凳桌供人赌博,所以就与朱春亮、朱秀福一起收每桌台费200元。

③曾四招供述,2004年至2008年其因钓虾公坐庄赌博四次被会昌县公安局处理。2008年被取保候审后停了一个月,到5月其又开始参与坐庄赌博,到8月29日其在3个地方摆过虾公摊。在门岭水东坑开赌桌的有汪庆香、汪庆兰、饶运秀、饶小玉、曾燕英、朱清华、王滕秀、朱宝轩等人,分别在水东坑、芙蓉寨、黄土凹、野鸭塘等地做庄钓虾公赌博。其与其她5个女的负责摇骰子和收钱,并维持秩序,到赌博的人走完了就分钱。先各自拿1000元作赌资,输了的话大家出,赢了的话就分钱。来赌博的最少有五、六十个人,最多的话有上百人来赌。最少每注5元,最多每注300元不等。

④钟铭证言,自2008年8月至9月其与曾四招、王翠英、汪定秀、张桂香、郭翠英、朱宝轩及一个姓卢的人共八人一起做钓虾公赌博的庄家,先后在周田的光头山、筠门岭的水东坑、长岭乡的野鸭塘做虾公庄,曾四招、汪定秀负责骰子,其与朱宝轩、卢某负责看赌场,张桂香、郭翠英负责收钱。一般情况下,开庄前每庄先出1000元做庄钱,输、赢都平摊。每张桌参赌人员来来回回有二三十人。大家都是想通过赌博来挣钱。

⑤王凤娇证言,自2008年2月开始其与曾阿姨、老华仔、哑古四人做庄钓虾公赌博,分别在门岭圩步行桥河边、水东坑、芙蓉寨、黄土凹、石久、野鸭塘等地设庄。朱宝轩会来收烟钱,不给就吓参赌人员不让到其赌桌赌博。朱宝轩与曾四招、朱建玉、姓卢的合伙做庄。

⑥饶小玉证言,证明其在2008年正月及七月分别坐庄赌博,正月与王秀英合伙,七月与朱彩玉、哑古、王秀兰合伙。一般是1-20元的赌注。

⑦周召锋证言,其2007年3、4月开始就参与赌博,分别在芙蓉寨、水东坑、黄土凹、野鸭塘等地赌博,共有四伙人:汪庆香等人一伙,曾四招、钟铭等人一伙,朱师章、曾连英等人一伙,王凤娇等人一为。其见过朱宝轩野鸭塘坐庄摇骰子,开赌场的中曾四招、汪庆秀的人多,人多的时候有60-70人,少的时候有20人左右。赌注一般是5-500元。合伙坐庄庄家输赢都是均摊的。

⑧朱娟玉证言,自2007年开始其与王翠英、张桂香、汪定秀、郭翠英四人每人出1000元作本钱合伙坐庄钓虾公赌博,每人轮流摇骰子收钱,未轮到的就拉客,输赢平分。后因出车祸其只出本钱参股分利,由其弟朱宝轩帮看场。来来去去每桌至少有20人以上,每注押5-500元。还有曾四招、钟铭、朱宝轩、何兰香等人也会做庄。

⑨朱贱荣证言,2005年7月其因赌博被会昌公安局刑警队查获过,2008年8月被派出所处罚过。2008年2-8月,其参与钓虾公赌博,是在水东坑赌场,参赌人员每天三四十人,押注是1-2元起也有押大的,其见过押2000元的。其与人合伙时是每注5-500元。其与刘六娣、文小玲、朱师章、哑古朱荣才、朱开亨等人合过伙,经常赌博做庄的有曾四招、钟铭、朱检玉、朱才荣、朱师章等人。朱宝轩在每一伙都有股份,并叫其他庄家不要讲出去。

⑩汪定秀证言,2008年2月,其与文小琴、文小丽、曾四招、王凤娇、钟检娣、王兰香、刘秀珍八人在水东坑开设钓虾公赌博摊,押注5-2000元,共有7台,参赌人员有二、三百人之多。曾四招被抓走二十多天放回来后其与曾四招、钟铭、王翠英、郭彩英、张桂香、卢丽霞在芙蓉村开设钓虾公赌博摊,押注5-1000元,共有6台,参赌人员有二百多人。后在上车其与曾四招、汪庆兰、钟铭、王翠英、郭彩英、张桂香、卢丽霞做庄,押注5-1000元,参赌的有五、六十人之多,后又在黄土凹、野鸭塘做庄赌博。赌博场所是公共的赌具是曾四招、王翠英拿来的。朱宝轩常在赌博摊转,时不时向庄家拿50、100元的,都不敢得罪他,知道他是社会上的二癞子。

⑾朱启祥证言,其参与钓虾公赌博押注一次5-500元,在水东坑钓虾公赌博做庄的有曾四招、廖五妹、阿六、王凤娇、饶小玉、饶仁秀、汪庆香、汪庆兰,她们还会去黄埔、长岭等地钓虾公赌博。

⑿朱善荣证言,2007年开始朱宝轩控制了钓虾公赌博场,会砸台子也会打人,他公开讲每桌钓虾公赌博处都有份。做庄的有朱宝轩、何兰香、朱启祥、朱检玉、曾四招等人。

⒀扣押物品清单,证明现场收缴赌具情况。

四、容留卖淫

自2007年10月份以来,被告人朱宝轩伙同被告人麻海燕在筠门岭镇车心村热水塘处向何元科租下“翠鸟山庄”从事温泉洗浴服务,并更名为“行乐休闲中心”。在经营期间,长期容留张春梅、邓海兰、李春慧等数十名卖淫女进行卖淫活动,卖淫女以每次收取壹佰元钱的价格与嫖客发生性关系,而被告人朱宝轩、麻海燕则以提供房间向嫖客每人每次收取台费叁拾元,至案发时,共赚取非法所得13000余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①朱宝轩供述,2007年10月其以月租1800元租下何元柯的房子与何康、麻海燕合伙开的行乐洗浴中心,后何康退出就其与麻海燕两人经营,经常有四五个女服务员,是流动的不固定,客人洗澡每人15元,要女的搞性服务就收30元台费,女服务员自己向客人收100元不等的费用,如果女服务员被叫出外面出台回来要上交10元。其中有一个叫张春梅,其请了一个刘贞伟在放水,他知道一天有多少人其就与麻海燕对帐。

②麻海燕供述,其与朱宝轩系情人关系,两人一起先在寻乌开了桑拿部,2007年11月租会昌门岭车心温泉原来的翠鸟山庄经营改名为休闲中心,提供三种服务,单洗、与小姐同洗、与小姐做爱。每次收台费30元,小妹洗澡收小费50元,做爱收100元小费,小姐的吃住都是免费的,小姐不领工资靠赚小费,包夜收台费50元,到别的洗浴中心收10元台费。小姐有张春梅,另外的小姐都不知实名,有小朱、阿芳、阿慧、小妹等。在笔记本中有部分收入记载,2008年6月朱宝轩从其手上拿了26000元其中13000元是休闲中心的。朱宝轩一开始会参与经营,后请了一个姓刘的管理。

③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会昌县公安局对卖淫小姐邓海兰、赵湘兰、李平、李春慧、张春梅已作出罚款的行政处罚,对刘成伟介绍卖淫作了罚款处罚。

④李平证言,自2008年8月起其与李小慧开始在行乐山庄做事,老板姓朱,看店的是麻海燕。其陪客人洗澡一次是50元,发生性关系是100元,另外客人要付店中台费30元。与其做一样工作的有小朱、李小慧、张春梅、小妹,刘师傅负责店中接待客人放水抽水等,麻海燕的妈负责卫生。店中管吃住,不用付钱,因为在他店中做这种事会给他带来更多的生意,还能收30元的台费。

⑤邓海兰证言,其2008年2月开始在行乐洗浴中心做事,就是陪客人洗澡并提供性服务。店老板是朱宝轩,他请了麻海燕管理,做这种事的女子还有阿芳、张春梅、阿菲、小妹。阿菲与张春梅在2月就已经做了,阿芳和小妹是8月来的,还有许多女的做了之后又离开了。每提供一名服务客人要支付130元,其中100元小费30元台费,朱宝轩每天都会来看一下,找麻对帐或拿钱。休闲中心最多的时候有7个小姐。

⑥张春梅证言,2007年下半年麻海燕到会昌筠门岭热水塘与朱宝轩合伙开行乐中心,其也跟着一起到店里做工为客人提供性服务,小姐小费一次100元、台费30地,平时店中有11-12个帮工,一般每天有十几个客人来,冬天生意好时有20-30人。由麻海燕负责店里的具体事务,朱宝轩有时会来店里看一看,他主要是处理外面的关系及租场地。

⑦李春慧、赵湘兰证言,证明的事实与张春梅证明的事实相符。

⑧刘成伟证言,行乐中心多时有五六个卖淫的女人,经常有三四个,她们都吃住在店里,老板是朱宝轩。一般是女的收小费店里收台费,其介绍了20人次卖淫。

⑨朱扬证言,行乐中心是朱宝轩开的,他的店中养小姐,一般小姐坐在客厅,由顾客自己挑选,挑中了就叫到洗澡间进行异性洗澡或性交易。

⑩朱华山证言,证明朱宝轩的行乐中心一般有四五个小姐、多时有七八个小姐是提供性服务的,

⑾书证:租房协议,证明朱宝轩租下热水塘原翠鸟山庄经营。

⑿物证:避孕套、笔记本、光碟。

原判认定本案的其他证据:

①广东省兴宁市人民法院(1996)兴刑初字第187号刑事判决书及释放证明,证明被告人朱佐春因犯盗窃罪被广东兴宁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于2003年8月18日刑满释放。

②户籍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五被告人的年龄等身份情况。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朱宝轩、朱佐春、朱文坤为占领赌场的售烟市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重伤乙级,三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了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朱宝轩及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朱宝轩未参与故意伤害案的预谋,经查,被告人朱宝轩与朱佐春、朱文坤等人商量将何大发赶出赌场而占领赌场的售烟市场,在被告人朱佐春与何大发约定用武力时又积极地作后盾,因此,被告人朱宝轩及其辩护人的意见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其辩护人还认为被告人朱宝轩没有直接参与打架,系从犯。被告人朱宝轩虽没直接参与打架,何大发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但不能因此认为被告人朱宝轩系从犯。因此其辩护意见不成立。

被告人朱宝轩、朱佐春、朱文坤单独或结伙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三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朱宝轩的辩护人认为殴打刘石金、汪清仁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与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被告人朱文坤辩称其没有参与曹建发案,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且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被告人朱宝轩、曾四招以营利为目的,分别与他人合伙组织他人赌博,经常参与人数达到20人以上,且亲自参与赌博,其行为已构成了赌博罪。

被告人朱宝轩、麻海燕以营利为目的,通过免费提供食宿等手段容留多人在其经营的行乐休闲中心从事卖淫活动并收取台费,情节严重,二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了容留卖淫罪。被告人朱宝轩的辩护人认为在容留卖淫案中被告人朱宝轩起辅助作用,系从犯,经查,系被告人朱宝轩租下场地并雇请刘成伟代其参与管理,在经营期间其经常与被告人麻海燕对帐并从帐中支钱,被告人朱宝轩、麻海燕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当,因此,认为被告人朱宝轩系从犯与事实法律不符不予采纳。

因此,对被告人朱宝轩应以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赌博罪、容留卖淫罪数罪并罚。对被告人朱佐春应以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被告人朱佐春因犯盗窃罪被广东兴宁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于2003年8月18日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罪,系累犯,应予从重处罚。对被告人朱文坤应以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对被告人曾四招应以赌博罪定罪量刑,对被告人麻海燕应以容留卖淫罪定罪量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朱宝轩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犯容留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总和刑期十四年,罚金人民币7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0元。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二、被告人朱佐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总和刑期八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三、被告人朱文坤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总和刑期四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四、被告人曾四招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五、被告人麻海燕犯容留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六、对作案工具:骰子、光碟、工商银行活期存折一本(至2008年12月21日余额为16.46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上诉人朱宝轩及其辩护人提出,上诉人朱宝轩未参与故意伤害何大发的预谋和打架,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上诉人朱宝轩容留卖淫犯罪未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原审以容留卖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属量刑过重。

上诉人朱文坤上诉称,被害人何大发有过错,其没有动手,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曾四招上诉称,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麻海燕上诉称,其容留卖淫犯罪不属情节严重,原审判决以该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属量刑过重,请予改判。

二审期间,各上诉人及辩护人均未向本院提供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上诉人朱宝轩、朱文坤、曾四招、麻海燕及原审被告人朱佐春的犯罪事实是正确的,原判认定的证据经一审庭审质证,具有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上诉人朱宝轩及其辩护人提出,上诉人朱宝轩没有参与故意伤害何大发的预谋和打架,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经查,上诉人朱宝轩安排原审被告人朱佐春、原审被告人朱文坤等人到会昌县门岭镇长岭村野鸭塘赌场为其维持秩序,并叫他们不准被害人何大发在赌场内卖烟,当其得知需要武力解决时,就对朱佐春等人表示“打出了事我会处理,但不要在赌场内打架。”并叫朱佐春作好准备;次日朱佐春、朱文坤等人在野鸭塘路口将被害人何大发砍成重伤乙级。以上事实不仅有上诉人朱宝轩、朱文坤、原审被告人朱佐春的供认证实,还有被害人何大发陈述证明这次伤害是朱宝轩一手策划的。因此,上诉人朱宝轩策划、组织了该起故意伤害行为,虽然其没有直接伤害被害人何大发,但其具有故意伤害他人的故意和行为,依法构成故意伤害罪。

上诉人朱宝轩、麻海燕提出,其容留卖淫犯罪未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原审以容留卖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属量刑过重。经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规定,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情节严重的,一般有以下几种情形:(1)多次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2)引诱、容留、介绍多人卖淫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上诉人朱宝轩、麻海燕自2007年10月至2008年9月先后容留数十名妇女卖淫,具有多次容留他人卖淫及容留多人卖淫的情节,属情节严重,依法应当在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处罚,原审判决以容留卖淫罪判处二上诉人有期徒刑五年,已属法定刑的最低刑罚,故该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上诉人朱文坤上诉称,被害人何大发有过错,其没有动手,原判量刑过重。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故意伤害伤害致人重伤,处三年以上至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上诉人朱文坤等人故意伤害被害人何大发致重伤乙级,虽然被害人对案件发生有一定过错,上诉人朱文坤没有直接动手伤害被害人,但其参与不准被害人在赌场内卖烟,并为伤害被害人准备了作案工具一捆锄头,在共同犯罪中起了积极作用,原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已属法定刑的最低刑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上诉人朱文坤等人为朱宝轩等人开设赌场聚众赌博,提供保护,维持秩序,随意殴打他人二次,情节恶劣,依法应当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原审判决以寻衅滋事罪判其有期徒刑一年,已属从轻处罚,故原审判决对上诉人朱文坤的量刑适当,该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上诉人曾四招上诉称,原判量刑过重。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上诉人曾四招曾因赌博数次被公安机关处罚,仍不思悔改,伙同朱宝轩等人在会昌县筠门岭镇水东坑、老门岭等处聚众赌博,经常参加赌博人员多达上百人,社会影响大,依法应当从重处罚,故原审判决以赌博罪判其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五万元,罚当其罪,该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朱宝轩、朱文坤、原审被告人朱佐春为占领赌场的售烟市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重伤乙级,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上诉人朱宝轩、朱文坤、原审被告人朱佐春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上诉人朱宝轩、曾四招以营利为目的,长期合伙聚众赌博,其行为均已构成赌博罪。上诉人朱宝轩、麻海燕以营利为目的,长期容留多人从事卖淫活动并收取台费,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容留卖淫罪。原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朱宝轩、朱文坤、曾四招、麻海燕的上诉理由与事实法律不符,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李  平

审  判  员   尹钟华

代理审判员   刘科金

二○○九年四月六日

书  记  员   李  琼

苏义飞律师

苏义飞律师

专长:刑事辩护、取保候审

地址:合肥市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B座37楼 [详细]

15855187095